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想起過去依然是微笑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1-09-29

□閆曉娟

今天才知道我那退休的75歲的老父親也參加過國慶閲兵儀式,只不過和今天相隔了50多年。他參加的是1969年國慶大閲兵。這段經歷對父親,乃至我們這個家庭都是一個難得且無可比擬的榮耀。

提起過去,父親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話多。他説:“真快呀,一晃都50多年了,我也成一個老頭子了。想當初剛進部隊時還是個小娃娃呢!那時參加檢閲的人按要求身高要達到1.75米,我剛好夠。剛進部隊時,我的身高只有1.6米多一點,一年後一下子長了15釐米,是部隊的大鍋飯滋養了我的身心啊!讓我成了一名合格的兵。”

1969年國慶大閲兵,白天閲兵,晚上焰火晚會,節日氣氛分外濃郁,參加檢閲的十幾萬人是從各地部隊挑出來的。他們提前一個多月開始訓練,訓練強度也非常大,常常一整天都在訓練,那時的服裝略微簡陋,檢閲當天和平時穿的是一套軍裝,早在前幾天我就用肥皂水把軍裝洗了又洗,用冒着熱氣的開水杯把有皺的地方仔細地壓平。雖説那時和現在的條件比真是天壤之別,但大家的心是火熱的,是充滿激情的,我們工程兵硬是在有限的時間裏,用滿腔的熱情和對祖國的熱愛,走出了國旗班軍人的精氣神。

2019年國慶大閲兵,觀看閲兵時,父親很激動,他説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“你看現在服裝多美,你看現在的燈火多美,國家發展得真快,真是一年一個樣,現在的人有福啊,過去的生活水平和現在真是沒法比。”

人老了,記憶的閘門是那樣容易打開,且總一發不可收拾。説起過去,父親一改往日的寡言,止不住想講話的衝動,言語略有激動,他又給我們説起了他的另一段經歷。那是在全國上下學習雷鋒活動的熱潮中,也是在一個金風送爽的秋天,他拿着剛發的津貼,準備利用休息日到郵局給奶奶寄回去,他知道家裏還有一大家子人,所以他捨不得為自己花一分錢,每次發津貼,他都會第一時間寄回老家。

那次去郵局的路上,父親遇到了一個外鄉人,那人一看到穿軍服的他急忙走過來就要跪下來磕頭。父親嚇了一跳,急忙攔住他,一問才知道,外鄉人是從大西北來的,到北京辦事,結果錢丟了,沒有錢買回程的車票,他看到身穿軍裝的父親,希望解放軍同志能幫一幫他,資助他回家的車票錢。

父親問清楚他回程的路費是20元錢,剛好身上的錢也夠,想也沒想就掏出了早上剛發的津貼25元錢全部給了對方。他説平時出門身上是不帶錢的,正好那天身上有剛發的津貼,當時他一個月津貼也就只有20元左右。當時那個外鄉人非要留父親的地址,父親説不用了,對方説要不留地址就不要這個錢了,父親只好留了他當時所在的外國語學院的地址。對方回去後很快就把錢寄給了父親。那時邊遠地區的信件很少,信寄到外國語學院後,引起了校方的高度重視,以為是什麼非法活動,便找來父親詢問,父親如實相告,校方經過多方瞭解核實,證實了父親所説的話。父親説當時校方領導都對他豎起了大拇指。後來這件事被當成學雷鋒做好事的典型,在全校廣播上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表揚。提起這件往事,父親不動聲色,像是在説別人的故事。

我笑着問他:“當時,你不怕人家不給你寄錢了嗎?在當時那可是一筆鉅款呢!”父親説:“那時一看到人家急成那樣,哪裏能想那麼多,身上有錢就毫不猶豫掏出來了。再説人家是信任解放軍,我不能辱沒了這身軍裝啊!”説完,他端起一杯黑黑的濃茶水大大地喝了一口,我朝父親認認真真地豎了一個大拇指。用現在人的這點小心思來思維那個年代的軍人,我感覺自己的臉微微有些發燙。

退役後,父親被分配到了電力系統,開始了他的職場生涯,不管環境怎樣變遷,他那顆善良與訓練有素的軍心始終不渝。工作中,他依令奉行,依律而行,勤勤懇懇,兢兢業業。軍人的素養影響他的為人處世風格。生活中,他極其孝敬父母,經常積極主動幫助身邊需要的人,始終以軍人的標準要求自己。他説,不為別的,只為對得起曾經穿過的那身軍裝。

年深日久,經過幾次搬家後,父親的老物件老照片丟失了不少。這次他又翻箱倒櫃找出了所剩無幾的老照片,他止住了一貫掛在臉上的微笑,深情地看着,説着。他指着其中一張合影説:“一個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照片上沒剩幾個人了。”我看到此時父親的神色黯然了下來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